网站地图收藏本站

你的位置:西子美发网 > 美发师 >详细内容

女美容师的情感故事

时间:2010-03-22 23:04:3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从男朋友和属于他的东西无声的消失在出租屋的那一天起,我的脑海里再也没有了幸福的概念。我是从21岁开始就和他在一起的,而且一直把他当成了结婚的对象,这段故事忽然没有了结尾,从此让我讨厌小年轻,我觉得25岁的心从此苍老了。

    自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,为了谋生,我选择了学美容。随着手艺和口才的见长,工资也从300起一直飚涨。现在的老板把我从以前的美容院挖过来当了店长,给了两千的薪水,加上提成每月也有三千多。但我从来没有存下一分钱,只因为我是典型的“月光族”。每月工资一到手,买衣服化妆品,上酒吧泡网吧,不到半月口袋就见天是常有的事情。在这样的时候,我常向亲爸爸要钱,亲爸爸比继父有钱多了,重要的是他从不拒绝我的要求。鬼知道妈妈当年怎么鬼迷心窍的看上继父了,非要死要活离了婚。所以我恨母亲,要是不离婚,怎么说我也是小富女一个,何苦辛辛苦苦每天看顾客脸色吃饭呢?

   好在老板是外行,店里的事情能够基本是我说了算,大到美容院召开的中端会,美容师的培训聘请,塑身内衣的挑选,精油、花水、面霜的进货,小到买些店里的装饰品,眉毛刷,拖布等我都能决定。因为这样,美容师也小心翼翼的讨好我,他们怕我砸了她们的饭碗,这样的时候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但实话说这不是我要的幸福!

   只是我的幸福在哪里?我也茫然。远在南平的母亲为节约长途话费,每次说话就直奔主题:“你什么时候结婚呀?”然后就是说谁家的闺女嫁了,领了多少彩礼。似乎巴不得27岁的我马上给她一笔彩礼,好让她和继父度过难关一样。她的话不是没想过,女大当嫁,天经地义,只是我嫁给谁?

   后来的一次机会让我认识了陈扬,那是老板家的聚会,我无聊的喝着酒,心不在焉。末了陈扬带着一阵绿色的旋风来了,因为他的那身军服和豪爽的喝酒作风让我心动。从他的制服质地来看,他并不是部队的小喽罗。果真,他是武装部器械科的科长,也许是酒精的作用,也许是职务光环的原因,陈扬的那张脸在那一夜显得熠熠生辉,那光辉一直在我心里闪亮,至于熄灭这是后话。那一夜他的眼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在我脸上扫过,我发现他对我也有意思,我对这样的发现偷乐着。

   后来,我特别留心他的消息,我欣喜的发现36岁的他居然是市里军乐团的指挥,而且我感觉命运的眷顾,他已经离婚了,正在找对象。对他了解越多,我越兴奋,我是下意识的觉得军人是可靠的。如果能逮到他,带回家不让小姐妹羡慕死了吗?我开始很勤的往老板家跑,总希望遇见他,后来的事似乎也是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 我有了他的电话,他是那么有魅力而且那么信任我,什么都对我说,他夸我的语言又格外与众不同。我们开始了单独的约会,我甚至不在乎他是离婚男人,和以前那个男朋友相比,他是格外的成熟。我们的关系升温很快,在半推半就中成了关系最亲密的人,每次他都在大汗淋漓中点燃一只烟,每每这样的时候,我就觉得今后的依靠都在着迷离的眼中和袅袅的烟雾中不断升腾。

   不过不管怎样,他从来不带我见他的家人,这一直是我的遗憾。有一次老板偶尔说,说他眼高,人家介绍了许多对象他都没看上,我一边失望他还在寻找,一边侥幸希望他是因为我才放弃了其他人。我问他的时候,他只说爱我一个。情人节的晚上,本来约好了,可是那天他却放了我鸽子,让我打扮的漂漂亮亮却没出去,美容师不知死活的问我为什么,全被我骂回去了:“好好做事,不然,相不相信我摔你一巴掌?”那一段时间,我板着脸没给任何人好脸色。

   我开始查他的手机,常在上班的时候给他电话,我能感觉到他的冷,却无计可施。或来我们开始了争吵,但生气之后的见面却是更多的温柔与温存,就象大灾之后必定要开仓放粮一样。我怀孕了,我问他要不要留下来,其实我是希望他看在孩子的面上对我说:“结婚吧。”可是他 只是说:“先做了吧,啊?”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我期待的欣喜与安慰。躺在手术床 上,冰冷的器械让我痛苦,我恨恨的想:“男人是什么东西?爱情又是什么,所有甜言密语都是假的,我一定会报复那些男人的。”手术之后他给了五百元钱后就再没有出现。

    我不知道为什么,命运总和我开同样的玩笑,给我的都是暗无天日的不公道,现在的我总是对我的女顾客半开玩笑的说:“谁要每月给我一万,我就跟他了。”我的眼里只看见现实的东西。

本文原创:西子美发网https://www.xiziwang.net

【上一篇:美发师的职业心态 【下一篇:美容师如何与顾客交流情感

相关阅读
相关专题
推荐内容

相关内容